我院举行第56期教工读书沙龙
2018-11-02

20181026日下午15:30,萨里国际学院 旅游与酒店管理学院第56期教工读书沙龙在砺金楼210会议室举行,两院近30位教职员工参加了活动。本期沙龙分享嘉宾由旅游与酒店管理学院的常雯副教授担任,她围绕积极心理学的开山之作《心流:最优体验心理学》一书,与大家共同探讨了当下的我们应该如何过滤与阐释日常体验,自造内心秩序,从而提升幸福感和效率,获得持续的成长。

沙龙伊始,主持人黄靓与同事们分享了一份关于“我们何时最幸福”的调查,这是面向学院教工开展的一次匿名小调查。在问卷中大家自愿回答了“我最近一次感到很幸福”“我最近一次感到很沮丧”以及“我心中最理想的幸福状态”三个问题,真实而生动地描述了各自的内心状态——“节假日全家一起出游,我感到很幸福。”“咿呀学语的孩子今早突然喊出了‘妈妈’,我好幸福!”“连续加班,身心俱疲,晚上失眠数羊的时候,很丧。”“最丧的感觉,莫过于学生对自己的不理解。”“我最理想的幸福状态:一生努力,一生被爱,想要的都能得到,得不到的都能释怀。”“最理想的幸福状态,应该是自己知识的增长速度能够跑赢时代进步的速度。”《心流》的作者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也从探讨幸福为什么难以得到开端,但与我们世俗意义上关于幸福(happiness)的探讨略有不同,米哈里将我们沮丧的根源归结于内在秩序的缺失,他认为的幸福(well-being)要兼括生理满足与精神系统中的秩序。

随后,常雯老师循序渐进地与大家分享了作者米哈里眼中幸福的代名词——“心流”。作者并没有从寻常视角去讨论人的内心秩序,而是以剖析意识的运作方式作为铺垫,从大自然的秩序为起点开讲,即熵与反熵。在物理学中,熵代表无序的量度,作者借鉴这一思想提出精神熵,指代意识趋于无序的状态。他说精神熵是常态,而精神熵的反面就是最优体验,他称之为“心流”。当我们全身心地投入一件事,全然忘我,并由此获得内心的安宁与满足时,一种极大的幸福感油然而生,这就是本书探讨的“心流”体验。在此基础上,作者通过心理体验抽样法得到一个结论:54%的心流体验产生于工作中,是产生于休闲娱乐的3倍。常雯老师以工作为例向大家列举了构成心流的七大要素:具挑战性的活动、知行合一、明确目标与及时反馈、全神贯注、掌控自如、浑然忘我以及时间感异常,倡导同事们在日常生活中寻找心流。作者在书中写道,“我们在研究中发现,所有心流活动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促使一个人有更好的表现,使意识达到过去连做梦都想不到的境界。简单地说,自我成长就是心流工作的关键。”

在交流讨论环节,几位老师从切身出发,先后分享了自己的所思所想。王艳平老师认为,中文语境中的“幸”指的是偶然的好事,有概率因素,“福”是经过努力后得到了应有的回报,因而幸福与快乐不同,前者表达了一种历时性的持续状态。它涵盖了以下几个因素:经过一段时间长期努力所得,原本具有不确定性,在物质上不低于平均水平,在享受生命和品味生命的过程中产生。他还提醒同事们不要把幸福混淆在物质和功利中,应把每天所遇当做一种偏得。石芳芳老师谈到,心流是由英文“flow”一词翻译而来,这与此前学界流行的“Optimum Stimulation Level(最优刺激水平)”的提法异曲同工,如果我们在做一件事时尽量细致地去体验其过程,那么书中谈到的幸福(well-being)也同样可以被训练出来。雷晓敏书记从此次调查结果切入,坦言同事们分享的“小确幸”和“小确丧”几乎都与人际关系挂钩,因而如何获得幸福感似乎是我们始终无法回避的问题。其实人的一生也莫过于要处理好三种平衡关系:人与自我内在的平衡,人与他人关系的平衡,以及人与自然的平衡。曾有研究表明,一个人的幸福感很大程度受到先天遗传因素的影响,这就提醒我们更要注重后天对幸福感知力的训练。我们对学生进行感恩教育,开展"SURREY U"等活动,既是提倡“爱一个人比被爱更幸福”的理念,也是一种帮助学生丰富幸福感体验的教育方式。

历时一个半小时的教工读书沙龙在大家的热烈讨论中进入尾声。常雯老师带领大家从书中的实证研究出发,聚焦幸福,回望内心,关照现实生活。《心流》一书所推崇的人生最优体验,不仅仅指当下的幸福感受,更是倡导读者通过自我肯定和自我训练将纷杂的外界状况内化为心流,从而在逆境中奋斗、挣扎、坚持。如果真正的幸福是当我们全心全意投入一件事所拾获的副产品,那么成长也不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因为成长本身,就是我们的目的。

 

撰稿人:黄靓   审核人:雷晓敏   撰稿部门:学院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