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旅顺口,半部近代史——我院举行第55期教工读书沙龙
2018-09-26

 

2018912日下午,萨里国际学院旅游与酒店管理学院第55期教工读书沙龙在旅顺举行。旅顺,曾是中日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的主战场,百年来它与大连这座城市共渡风雨,折射并铭记着中国近代史的激荡和变迁。本期读书沙龙以移动课堂的形式进行,特邀东财王铁军教授担任主讲嘉宾,在他的带领下,学院近三十位师生实地寻访旅顺的近代战争遗迹,近距离感受历史的沧桑沉浮。

百年旅顺口,小城故事多

“一山担两海,一港写春秋,一座旅顺口,半部近代史,这就是旅顺口的写照。”在出发前往旅顺的路上,王老师从地名的由来讲起,围绕中日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两大历史事件,清晰地串联起旅顺近代的历史脉络。半个多世纪,旅顺一直被沙俄、日本和苏联占领,硝烟弥漫中,这座小城默默见证着中华民族前行的艰辛与坎坷。

被称为“天然形胜”的旅顺港,地处黄、渤海要冲,是天然的不冻良港,也是京津地区的重要门户,港内隐蔽性与防风性良好,历来为军事要港。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因清政府腐败无能,北洋舰队全军覆没,次年,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给日本。日本占领旅顺后,沙俄勾结德、法制造三国干涉还辽迫使日本撤兵,继而强行“租借”旅顺达七年之久。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日本取得胜利后,开始了对旅顺长达四十年的殖民统治。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根据雅尔塔协定,旅顺港由苏联占用。直至1955年苏军撤离,该港才归我国海军管辖至今。

寻访战争遗迹,近观历史缩影

白玉山坐落在军港的北岸,位于旅顺城区中心,是此次读书沙龙的第一站。王老师带领学院师生沿南簏盘山坡路上行,边登山边授课。白玉山的半山腰处至今仍保留着一门古炮,这门大口径加农炮于1881年由德国克虏伯公司铸造,口径为210毫米,因先后经历了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而深具历史蕴意。

登上白玉山,旅顺军港及市区全貌尽收眼底。王老师示意大家凭栏远眺,他指着远处为大家讲解,“旅顺军港,两山对峙天然形成,左边叫黄金山,右边叫老虎尾半岛,中间一水相隔的咽喉要道就是兵家重地旅顺口。”远处海鸥优雅地或憩或旋,近处山上苍松翠柏,师生一行在白玉山塔下拾级而坐,听王老师将这里的往事娓娓道来。在日俄战争中,日本以伤亡六万人的代价战胜了沙俄,但硝烟未散,日本军部根据联合舰队司令、海军军令部部长东乡平八郎和陆军大将乃木希典的提议,在白玉山顶峰为阵亡的将士修建“表忠塔”,以此来欺骗日本人民,美化侵略战争。“表忠塔”整个塔身呈蜡烛状,寓意祭奠战死者的长明灯永不熄灭。1945年旅顺解放后将表忠塔改为白玉塔1985年又改为白玉山塔。如今,这座塔已成为日俄侵占旅顺口的铁证,也记录着中华民族被侵占的屈辱历史。

    抚今追昔,鉴往知来

此行第二站,学院师生来到了东鸡冠山北堡垒,这里是日俄战争中旅顺要塞争夺战的重要战场之一。东鸡冠山北堡垒原为甲午战争时期清军的简易土木工事,1899年由沙俄维利奇科上校在清军基础上重新设计。该堡垒呈五边形半地穴式,整个堡垒找不到一根钢筋,完全由厚0.9米的混凝土灌筑,上面还覆盖着2米多厚的沙袋和泥土,能抗击230毫米以上口径炮弹的轰击。王老师绘声绘色地向大家描述了日军攻占这里的全过程,即使战火和硝烟早已散去,战争的激烈和残酷却仍被确凿地印记于此,留给后人无限的追忆与回味。

整场沙龙,王老师如亲历者般悉数着一段段历史过往,他旁征博引,滔滔不绝,无论是每场战争的军事实力、战略战术、参战和伤亡人数,还是每个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人物关系、趣闻轶事,他都信手拈来。王老师通过精准而丰富的细节刻画为大家再现了一幕幕历史场景,在场师生听得津津有味,往来路人也纷纷驻足蹭课。沙龙结束时,师生们意犹未尽,却也惊呼信息量实在太大了

 

回程路上,王老师就此行的所思所感与大家做了进一步交流。首先,对待历史,他鼓励大家要充分查阅史料,多看人物撰记和回忆录,这样才能多维度地评价前人,最大程度还原历史真相。其次,当今世界的强国之战是以一次次科技创新之战打响的,“中兴事件”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中国芯”的重要性,也警示我们要在更多信息化领域掌握最核心的技术。最后,中日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的成败都与科技和教育密不可分,作为当代高等教育工作者我们任重而道远,也更应以史为鉴,为民族复兴培养更多的“中国力量”。

 

 

 

 

撰稿人:黄靓    审核人:雷晓敏    撰稿部门:学院办公室